無標題文檔
日本美女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努力干 一起干
發表時間:2021-05-25    來源:

   

  初夏,在鳳縣工合舊址前的廣場上,幾位八九十歲的老人在悠閑地曬著太陽。得知他們都是雙石鋪鎮雙石鋪村的村民,記者便與他們攀談起來。問他們是否了解發生在這里的“工合”故事,老人們說知道或者聽村里更年長的人說起過,印象最深的是“那時候,這里有幾個外國人出來進去地忙,聽說有新西蘭人、有英國人”。

   

  老人們的記憶總會記住最為深刻的部分。沒錯,從他們的記憶中,記者體會到的是兩個關鍵詞“忙”和“外國人”。

   

  所謂“新西蘭人”和“英國人”,他們就是路易·艾黎與喬治·何克。路易·艾黎是中國工合運動的發起人和領導人,喬治·何克是雙石鋪培黎學校校長。19393月至19451月,路易·艾黎與喬治·何克在鳳縣雙石鋪柏家坪山下的窯洞中居住、戰斗了6年,成立了“工合”雙石鋪事務所,創辦了雙石鋪培黎學校。

   

  如今,鳳縣雙石鋪有路易·艾黎與喬治·何克的舊居,有工合舊址,有一段段“努力干、一起干”的故事,故事里有工合領導者、生產者們忙忙碌碌的身影。

   

  走進他們的舊居,走進鳳縣工合舊址,探尋“工合”故事、“工合”精神,感受民族抗戰的歷史——

   

  

   

  2017年,習近平總書記給中國工合國際委員會、北京培黎職業學院回信,希望中國工合國際委員會、北京培黎職業學院發揚傳承艾老“努力干、一起干”的工合精神,積極開展國際文化交流,譜寫國際友誼新篇章,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新的貢獻。

   

  說到“工合”,我們把時間撥回到193885日,國際友人路易·艾黎、埃德加·斯諾和他的妻子等人發起成立了中國工業合作協會,他們將失業工人等組織起來,建立工業合作社,寓救濟于生產,保障軍需和民用,支援抗日戰爭,在全國范圍內興起了一場采取合作社方式,組織群眾進行工業和手工業生產的經濟自救運動。

   

  在鳳縣工合舊址的一塊展板上,記者看到這樣一段話:“中國工合始終是中國共產黨指導下的一支重要的統戰力量。工合運動的主要發起人和領導人路易·艾黎,早在1934年就與中國共產黨建立了聯系并結下深厚友誼?!?/font>

   

  翻開由中共陜西省委黨史研究室、中共寶雞市委黨史研究室編纂的《西北工合運動史》一書,時間的指針仿佛被撥著倒轉回去,讓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個感人的故事:

   

  1935年,為了與在長征路上的紅軍保持通信聯絡,艾黎在自己家為上海地下黨建立過秘密電臺;1935年,艾黎結識了共產黨人劉鼎,并結下了深厚友誼;1936年,艾黎受劉鼎委托,冒著生命危險去太原為中國共產黨兌換紅軍在陜西繳獲的一筆巨額山西省銀行鈔票,為黨在西安順利開展工作發揮了巨大作用……

   

  工合在籌備期間,就和中國共產黨有著密切的聯系。周恩來和八路軍辦事處非常支持工合的設想,多次鼓勵艾黎堅持干下去。1938年,周恩來委派董必武、鄧穎超、林伯渠等出任中國工業合作協會理事。

   

  1938年,毛澤東通過斯諾的來信了解工合運動的情況后,便開始注意這個新生事物,考慮在邊區成立工合組織。193922日,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生產動員大會。會議不僅采納了中國工業合作協會的有關章程,還決定在延安建立一個工業合作指導站,并開始進行籌備工作。

   

  19392月,在重慶八路軍辦事處王炳南的安排下,路易·艾黎利用對西北工合進行考察的機會,隨同一支印度援華醫療隊來到延安,受到了毛澤東的接見。毛澤東對工合事業給予高度評價和支持,提出了意見并鼓勵艾黎一定要堅持下去。

   

  抗戰期間,周恩來經常往返于延安、重慶,多次乘汽車路過寶雞,就住在鳳縣雙石鋪工合招待所,與艾黎促膝長談。

   

  黨的其他領導人也對工合的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1937年底,早期中共上海組織負責人、時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協會國際宣傳委員會主任的胡愈之領導促成了工合的第一個“促進委員會”——“中國工業合作運動設計委員會”的建立。1937年,毛澤民在赴新疆之前來到寶雞,后在西北工合下設的運輸處工作,他發揮自己的繪畫特長,繪制了多幅抗日宣傳畫,做了大量宣傳抗日的工作。1938年底,西北工合創始人盧廣綿在重慶期間,董必武還多次約見盧廣綿,商量在解放區建立工合事務所的問題。

   

  林伯渠、葉挺也曾以書信方式肯定了工合事業,鼓勵其堅持發展,發揮壯大民族工業、抵抗日本經濟侵略的作用。

   

  

   

  19388月,工合西北辦事處在寶雞建立不久,就在鳳縣雙石鋪創辦了工業合作社等企業以及學校和醫院,進行生產自救。當時寶雞被譽為“工合城”,雙石鋪被譽為“工合的天堂”。據1940年統計,寶雞工合生產的產品,就有65%被運往抗日前線。

   

  西北工合運動成為抗戰時期規模最大、影響最廣、持續時間最長的群眾性的經濟運動。

   

  那時轟轟烈烈的生產,被一位文學名家記錄在他的文章里:“寶雞,陜西省的一個不甚重要的小縣,戰爭使它嶄露頭角。人們稱之為‘戰時景氣’的寵兒。隴海鐵路、川陜大道,寶雞的地位是樞紐。寶雞的田野上,聳立了新式工廠的煙囪;寶雞城外,新的市區迅速地發展……”這位名家就是茅盾,他應周恩來電邀由延安驅車去重慶,途中路過寶雞并在此滯留一個月,寫下了《“戰時景氣”的寵兒——寶雞》《秦嶺之夜》《拉拉車》等作品,生動逼真地描寫了抗戰時期寶雞的繁榮和景氣。

   

  “幼童與老人,或一對中年夫婦,把流亡,把艱苦,變成自立的基礎?!薄靶碌穆?,新的鋪戶,新的氣象是新的覺悟?!薄奥?,車輪急轉,人馬喧呼,汽笛嗚嗚,馬達突突!”……這是著名作家老舍目睹寶雞、鳳縣雙石鋪的工合運動場景寫下的句子,老舍看到了工合運動的熱火景象,寫下了如此激情澎湃的詩句。他有兩篇詩作《雙石鋪——寶雞》《寶雞車站》,專門描寫寶雞工合運動,夸贊寶雞工合人堅強、樂觀??箲饡r期,轟轟烈烈的工合運動給我們留下一段光榮的歷史,更留下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

   

  在鳳縣工合舊址的展板上,記者注意到兩份表格,一份是“西北工合中的黨組織(部分)”,一份是“西北工合中的黨員分布情況一覽表(部分)”,在這兩份名單中,都出現了一個人名“聶長林”。

   

  據記載,聶長林是中共地下黨員,早期跟隨楊靖宇參加東北抗日聯軍,東北淪陷后輾轉來到寶雞,在鳳翔競存小學擔任訓教主任,后又在寶雞的工合小學擔任教師。1940年,因躲避國民黨迫害,聶長林不得不遠走邊區,家中留下妻子和四個孩子。喬治·何克是英國人,1942年,經艾黎推薦,何克來到鳳縣雙石鋪,擔任培黎工藝學校校長。何克得知這一情況后,便把聶長林的四個孩子帶到身邊照顧。記者在鳳縣工合舊址看到有一組塑像,展現的就是何克與四個孩子的生活場景。

   

  如今在寶雞這座曾經的“工合城”有不少致力于“工合”文化挖掘、研究的組織,以及專家學者、愛好者等,也有不少專著或相關作品問世,如:中共陜西省委黨史研究室、中共寶雞市委黨史研究室編纂的《西北工合運動史》,市長樂塬片區開發建設管理委員會編撰的《工合運動在西北》,中國工合國際委員會委員、寶雞市委黨史研究室特聘的黨史專家張占勤編撰的《寶雞工合記憶》,中國工合國際委員會委員馮驅撰寫的紀實文學《西遷!西遷!》等。

   

  張占勤對記者談道:寶雞作為“工合城”,“工合”也成了寶雞的一張文化名片,作為一種精神財富,我們要倍加珍惜和弘揚“努力干、一起干”的工合精神。近年來,有不少國內外人士來寶雞參觀、考察或探尋工合精神,通過工合這個橋梁和紐帶,可以讓寶雞更好地溝通全國、溝通世界。(本報記者 麻雪)

   

   

   

  傳承好工合精神

   

  初夏的一個午后,我來到鳳縣雙石鋪采訪“工合”的那些故事,在街道上就發現了“艾黎路”的路牌。我知道這里有“路易·艾黎與喬治·何克舊居”,便順著艾黎路一路走到了那幾孔窯洞前。

   

  窯洞被保護得很好,里面有土炕、陶碗、煤油燈、老式自行車……這也讓我清楚地看到了他們曾經的簡樸生活。當年他們放棄自己平靜的生活,憑借一腔熱血和理想,不遠萬里來到中國,來到當時貧瘠的西北,在這里開展轟轟烈烈的工合運動支持抗戰。這種精神讓我敬佩不已!

   

  因為有了工合運動,雙石鋪工合機器社可以自己發電生產,制造槍支彈藥支援前線,生產紡毛機、紡紗機、織布機等發展后方,雙石鋪被埃德加·斯諾稱為中國工業合作協會“重工業”的第一個嘗試,給鳳縣留下了寶貴的工業基因。

   

  新中國成立后,“三線”建設時期,鳳縣成為秦嶺深處的工業重鎮,有著豐富的工業遺產。今天的我們在了解了那段歷史后,更應該傳承好工合精神,增強擔當干事的自覺性和堅定性。(麻雪)

   

   

   

責任編輯:彬彬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