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標題文檔
日本美女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鳳州星火耀蒼穹——探訪鳳縣革命紀念館
發表時間:2021-02-04    來源:鳳縣新聞網
 

  鳳縣素有“秦蜀咽喉、漢北鎖鑰”之稱。這里不僅擁有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化,而且有著光榮的紅色印記。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習仲勛、劉林圃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這里組織策劃了著名的“兩當兵變”,播撒下革命的火種。

   

  英雄虎膽 星火燎原

   

  推開鳳縣革命紀念館的銅門,陽光照射在序廳正中央,習仲勛、劉林圃等革命先輩的群像雕塑莊嚴而肅穆。他們的身后,襯托的是鳳縣的山川與河流,厚重的浮雕展現了這片紅色熱土上昔日的歷史風云。

   

  1927年大革命失敗后,按照中共八七會議的精神,中共陜西省委號召共產黨員到農村中去、到軍隊中去,開展兵運工作,策動國民黨軍隊兵變,掌握武裝力量,組建革命軍隊,創建革命根據地……”鳳縣檔案局原局長、鳳縣縣委黨史研究室原主任文尤才一一指著展廳內翔實的文物史料,將“兩當兵變”的始末娓娓道來。

   

  1929年至1931年,中共陜西省委先后派習仲勛、李秉榮、李特生、呂劍人、劉書林等共產黨員到國民黨第十七路軍警備第三旅第二團一營做兵運工作。

   

  1931年冬,川軍進占隴南,楊虎城命令警備第三旅第二團開赴鳳縣,在兩當、成縣與川軍作戰。戰后,一營營部、第一連、機槍連駐鳳州,第二連駐雙石鋪,第三連駐甘肅兩當縣城。

   

  移防鳳縣后,習仲勛與李秉榮、李特生、呂劍人等以特務長和其他公開身份做掩護,通過秘密會議、散發傳單、張貼標語等方式,揭露軍閥勾結帝國主義對人民的掠奪、蔣介石政府禍國殃民的反動罪行,對青年農民進行革命教育,并積極物色對象,發展黨員,建立黨組織。

   

  19323月,在習仲勛等人的積極努力下,一營地下黨的力量日趨雄厚,兵變條件基本成熟。就在這時,一營和二營換防的消息引起了士兵強烈的抵觸情緒,時任一營黨委書記的習仲勛立即主持召開營黨委會,討論研究利用換防之機舉行兵變,并將意見上報中共陜西省委。中共陜西省委同意后,派遣省軍委秘書長劉林圃為特派員,與習仲勛一起指揮兵變。

   

  193241日晚,在部隊移防到達兩當縣城后,習仲勛和劉林圃在縣城北街的騾馬店內主持召開營黨委擴大會議,部署兵變的行動方案。

   

  經過習仲勛等人艱苦卓絕的準備工作,193242日零時,一聲槍響劃破兩當縣城的天空,兵變爆發。在習仲勛、劉林圃、許天潔等指揮下,兵變官兵迅速行動,擊斃一、二、三連連長,并占據各要點。破曉時分,集合號吹響,各連按計劃至窯溝渠集合,該營300余人被成功帶出,兵變初步成功。當日中午,部隊在太陽寺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游擊隊第五支隊。

   

  四合院里 紅色哨崗

   

  紀念館里,懸掛著一幅珍貴的黑白照片——《義結金蘭》。照片中,習仲勛等5人并排而站。這張照片的保存者是其中人物之一——鳳州文昌宮模范國民小學教員劉尚志(字希賢)。照片里的背景便是劉尚志的老宅。

   

  劉家老宅緊鄰鳳縣革命紀念館南側,坐東向西,20187月被陜西省人民政府公布為第七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兩當兵變”策源地舊址。當年,習仲勛等共產黨人在鳳縣開展革命工作、策劃組織“兩當兵變”時,就在這里秘密集會。

   

  駐防鳳縣期間,為了解掌握當地情況、推動兵運工作,習仲勛設法與地方有關單位接觸,結識進步人士。那時,時任一營司務長的閻鴻章與劉尚志交好,在閻鴻章的推薦下,習仲勛結識了劉尚志。通過多次的接觸交往,習仲勛發現頗有文化底蘊的劉尚志思想進步,對革命抱有同情心,便將其培養成革命積極分子。

   

  為了進一步開展工作,1932年,習仲勛與劉尚志、閻鴻章、劉書林、張秋臣結拜為“金蘭”兄弟,并在劉尚志家堂屋前留下了珍貴的紀念照。

   

  由于劉家是獨院,又在國民黨縣政府和監獄跟前,位置雖然險要卻又隱秘,因此,習仲勛等人便將劉家大院作為秘密集會點,經常以聊天、游戲為掩護,在這里議事。

   

  “父親當年24歲,已經成家,住在院里北邊的房子。那時候,習仲勛等人就在父親房里聊事情。他們在屋里開會,我父親就在門外面給他們站崗放哨?!眲⑸兄镜膬鹤觿庹f道,“有時他們議事坐到深夜,我婆還常給他們燒開水、做飯吃?!?/font>

   

  除了劉家大院,習仲勛等人有時還以上山打獵、下河捉魚為名,到鳳州城外南岐山、猴石山和張果老洞等地秘密集會,交談情況,布置工作。他們抓住一切有利條件和機會,開展地下活動,壯大地下黨力量。

   

  整軍肅紀 不欺百姓

   

  “賣菜了,賣菜了!又白又嫩的蓮花白——”人聲鼎沸的集市上,一位老漢正在路邊叫賣,而此時路過的惡霸龍隊長不但搶了老漢的菜不給錢,還對老漢拳打腳踢。這是紀念館里播放的幻影成像舞臺劇《懲治惡霸》的一幕。

   

  “這部劇是根據真實歷史事件改編的。193110月,警備第三旅第二團一營駐防鳳縣。其間,一位靠賣菜為生的李老漢,遇到當地惡霸龍文明強搶不給錢,還逼李老漢交出10塊大洋的稅款。李老漢無錢可交,百般焦急失聲痛哭。習仲勛聞訊趕到現場,以軍人的身份出面阻止?!兵P縣革命紀念館館長馬海燕介紹。

   

  警備第三旅第二團一營是楊虎城收編的“西北民軍”的地方雜牌部隊,軍紀很差。習仲勛等人到一營開展工作后,為了把這支部隊改造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人民的軍隊,處處注意嚴肅軍紀,教育士兵不打罵群眾、不搶劫群眾東西,堅決杜絕侵害群眾利益的事情發生?!吨袊伯a黨鳳縣歷史(19291978)》記載,有一次,幾個士兵在農民家里逮雞、搜糧、搶布、要錢,農民阻攔反遭毒打,氣憤地進城申冤求救。習仲勛得知此事后,立即建議營長王德修派人抓回這幾個士兵,進行嚴肅批評和處理,使該營的軍紀大有好轉。

   

  在鳳縣期間,一營黨組織不僅注重本部隊的軍風軍紀,還號召官兵幫助群眾收種莊稼,維護地方治安。這些舉措不僅維護了群眾的利益,也為黨的兵運工作打下了良好的部隊組織基礎和群眾基礎。

   

  盡管“兩當兵變”以失敗告終,但它的星星之火,鼓舞了人民的革命斗志,為中國共產黨領導革命斗爭提供了寶貴經驗,在西北革命史乃至中國革命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責任編輯:彬彬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